放好行李简单洗漱之后,戴金波带孔确到江大校园里参观,他是江大的老校友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给孔确讲起当年的故事,风趣幽默,引得年轻的女研究生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忽然迎面走来一个男生,十一月的天气依然穿着短袖,走路如风,孔确下意识看了一眼,这不是高中同学傅平安么,听说他是以全省最高分考特招进江大的,还有着其他耀眼的头衔,上的还是政治系,将来从政的话,至少能到处级,这样的同学属于人脉资源,不能装看不见。

  “傅平安!”孔确松开挽着导师的手,喊了一嗓子,傅平安匆匆而过,根本没注意这一对参观者,定睛一看这不是孔确么,身边还站着个风度翩翩的男的,有点像简配版的刘风正。

  “这是我老同学傅平安,11年的高考状元,这是我导师,戴教授。”孔确落落大方的介绍道,对她来说,老同学和导师都是可以炫耀的对象。

  戴教授矜持的点点头,说声同学你好,教授的风度是必须的,但这种本科生实在是不入眼,不值得认识。

  “欢迎来我校参观,教授大概是咱们江大的老校友吧,一定很熟悉校园,那我就不陪你们逛了,回见。”傅平安不喜欢孔确现在的样子,简单应酬了一句,拔腿就走。

  戴教授和孔确也继续前行,教授笑道:“孔确,你们同学关系很淡啊。”

  孔确说:“并不是,平时联系还挺密切的,上高中的时候他还追过我,给我写过情书,送过八音盒,当时他学习挺差的,高考落榜后还当了民工,我大一的时候学校搞活动,他跟着工程队来干活,被我看到了,从那时候起,我就一直鼓励他,辅导他,大概是男孩子开窍晚吧,他苦读了几年,终于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考进了江大,唉,当初我爸妈不想让我离开淮门,否则我可能也上江大了……”

  戴教授道:“那还真是一段佳话呢,孔确,你是他人生路上的明灯啊,那为什么他见到你还这么冷漠?”

  孔确嘻嘻笑了:“可能是误会了吧。”至于误会什么了,她没说,戴教授也没问。

  晚上戴教授有个局,赴宴的都是功成名就的校友,非富即贵,做生意的亿万身家,从政的厅局级,搞学术的副教授都没资格参加,戴金波硬是带孔确出席,都是老同学,彼此之间没什么顾忌,这帮四五十岁的老男人平时道貌岸然,酒桌上一个比一个油腻,见有美女研究生在场,都心照不宣的配合,竭力吹捧,荤段子满场飞,外加灌酒。

  孔确不是傻乎乎的大学生,她是干部家庭出身,对这种油腻中年男的套路门清的很,但她并没有愤然离席,也没有故作清高,而是装作很清纯羞涩的样子,推说不胜酒力,于是戴教授英雄救美,帮自己的学生挡了无数杯,红酒一箱子很快见底。

  自己的导师是啥动机,孔确也很清楚,孤男寡女加上醉酒,发生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而且事后还不用负责,她悄悄给傅平安发微信求助,说自己被困住了。

  傅平安正在宿舍看书,收到孔确的微信后有些纠结,他不再是当年的他,对孔确也没有任何想法,但是自己的高中同学沦为中年大叔们的猎物,是他不能接受的。

  酒局在十点钟结束,大佬们各自散去,没人照顾戴教授,大家心里有数,老戴有安排,今晚上要和女学生春宵一刻哩,包间里只剩下戴金波和孔确,孔确倒了一杯茶,抚着导师的后背,关切无比:“老师,你还好吧。”

  戴教授确实喝大了,这不是装的,他有气无力摆摆手,话也说不出的,心里却很有数,下一步是孔确叫一辆车,把自己送回酒店,但自己身上没房卡,所以只能去那个大床房,孔确把自己扶进去躺在床上,脱掉鞋子和外套,然后自己装作迷迷糊糊的样子要喝茶,等孔确烧好水,泡好茶,端过来的时候,自己加装认错人,一把将女学生推倒,基本上就ojbk了。

  如同教授推理的那样,孔确束手无策,长吁短叹,叫来服务员帮着将教授搀扶到楼下,然后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车上下来一个人,不对,戏码不是这样的,车上居然下来一个男生,帮着把自己弄到车里。

  是孔确的高中同学,那个酷酷的男生,他居然来接应,不,是来坏自己的好事,教授大怒,降下车窗,大力呼吸着新鲜空气,装作从酒醉中醒来,到了宾馆门口,他已经能自己走路了。

  “谢谢你,同学。”教授又生龙活虎了,“这么晚了,不耽误你休息了,赶紧回去吧,一会儿宿舍进不去了。”

  戴教授的意思是赶紧打发走,还不耽误后续活动,到房间里和女学生谈一会人生,照样可以推倒。

  “那行,教授你好好休息。”傅平安也不和他客气,拉着孔确又上了车,“教授拜拜。”

  出租车一溜烟跑了,教授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一腔怒火无处发泄。

  “傅平安,谢谢你。”孔确拍拍胸口,大眼睛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好人平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好人平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