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霜顺势看了过去,她目光落在孙千古身上时,对方也生出了感应,目光也打量过来,好在她已乔装打扮,对方并没有认出她来。至于萧金衍,早已隐匿气息,扭转过头去。

  去年在蜀中,孙千古一拳打碎萧金衍经脉,让他跌落出三境,如今萧金衍另辟蹊径,修行方式与以往大有不同,而且两道弦力可以将境界压制在普通知玄境,并没有引起孙千古的注意力。

  两人向远处走去。

  宇文霜道,“他怎么会来这里?”

  萧金衍感慨,“希望不是为他儿子报仇之事。”

  当时在唐府,孙千古本有机会杀了三人,宇文霜及时出现,阻止了孙千古,那时的宇文霜,正意气风发,孙千古虽不怕她,但对她身后的宇文天禄却十分忌惮。如今,宇文家族树倒猢狲散,?孙千古便没有这么多顾忌了。

  一年来,孙千古的御剑山庄,借助八大门派的声势,生意越做越大,如今石头城的兴建,对他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机会。世间最赚钱的生意,除了青楼赌场外,便是兵器了。若能打通了中原与西楚的通道,就算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也绝不过分。

  问题在于,御剑山庄与赵拦江、萧金衍、李倾城三人的恩怨。三人联手杀孙少名,孙千古却无可奈何之事,已传遍江湖,这让他在江湖之上颜面扫地。

  “总要有个交代。”

  孙千古如此想到,但他却也陷入左右为难之地。

  这三个人,一个是新一代金刀王,一个是金陵李家未来家主,还有一个是登闻院剑圣的师弟,杀任何一人,都将意味着御剑山庄要面临三大势力的围剿。

  更何况,这三个家伙,一年多来,武功突飞猛进。孙千古纵是通象巅峰境,若在隐阳地盘上动手,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放下儿子的仇,跟隐阳城谈合作,孙千古武功高,但脸皮还没有厚到这种地步。

  所以,他决定先来石头城。

  就算杀不死他们,至少保证自己不被杀死。若真异宝降世,他就想尽办法抢夺这份机缘,若能碰到三人中的一人,先趁机宰一个再说。

  孙千古见李千珏面带嫉恨之色,满脸关切问,“千珏,谁惹到你了?”

  李千珏道,“一个在江湖上臭名昭著的淫贼,他当年曾勾引我师姐,害得她得了相思病,抑郁而终,没想到今日在石头城遇到。”

  “要不要我出手取了他性命?”

  李千珏连道,“一路之上,承蒙孙师伯照料,千珏已是感激不尽,这种江湖宵小,若您动手,怕是玷污了您的剑,千珏自然会跟他有个了断。”

  孙千古望着落落出尘的李千珏,想起了死去了儿子,感慨道,“可惜我家少名没这个福气,如果不是那三个小子,你现在已成了我儿媳了。”

  李千珏闻言一愣,当时她与孙少名同舟而行不假,但更多是虚荣心在作祟,其中并无真情。

  峨眉女弟子行走江湖,规矩极严,可李千珏却不是省油的灯。她生的貌美,行走江湖时,不少名门公子哥儿绕着她转圈儿,而她也靠着太极手段,与众人暧昧不清,孙少名便是其一。

  如今孙少名已死,孙千古又是江湖上名家,一

  路之上,对她嘘寒问暖,又送衣服又送首饰,以她的经验,这绝不是因为自己和孙少名是旧识。

  有了师姐的教训,她对男人看得十分通透。一个男人,如果过分的关心你,要么是你的亲戚,要么是想把你搞上床。

  听到孙千古这番话,李千珏连向后退了一步,道,“请庄主节哀。”

  孙千古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李千珏,心想少名已死了一年,自己还不到五十岁,可不能让孙家绝后,于是一把抓住她手,道,“当时,少名是极喜欢你的,千珏,你既然成不了少名的媳妇儿,要不要考虑一下,做他的小妈?”

  李千珏想要将手抽回,可孙千古双手如钳,紧紧握住松,李千珏心中很是鄙夷,却又不敢得罪于他,虽然峨眉与御剑山庄都是八大门派,但若真要动手,怕峨眉掌门碧莲师太也不是他对手。

  于是她佯装撒娇,道,“这件事有些突然,人家没有想好呢,师伯可否给千珏一些时间?”

  一边说着,一边顺势把手抽了回来。

  孙千古也觉得有些唐突,连道,“也好,我与你师父是故交,想必她也不会难为你,再说,若你嫁入孙家,将来能生个一儿半女,我御剑山庄的产业,都是你们的。”

  李千珏面露微笑,“多谢师伯了。”

  话虽如此,但心中却厌恶不已,她自负美貌,心气极高,行走江湖之时,无数公子哥为之折腰,若是寻常人,她早就翻脸了,但对孙千古,她却不敢。

  在绝对力量面前,她什么也不是。

  这一点,她有自知之明。

  在场的江湖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侠萧金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三观犹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观犹在并收藏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