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先被赵拦江隐阳之力重伤坠境,又被魔教妖女吸走了仙人之力,孙千古憋了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萧金衍这番话,彻底将他激怒,早已将东方暖暖的警告置之脑后。

  “我答应别人,不找你麻烦。但你不知好歹,也别怪我出手无情了。”

  萧金衍武功才入知玄,孙千古就算跌至通象初境,他也有十足把握,杀死萧金衍,为死去的儿子报仇。

  萧金衍呵呵一笑,“你若能接我三招,我便饶你一命。”

  当日,孙千古曾对他说过这句话,并将他打得经脉尽毁,如今原话奉还,萧金衍心中莫名痛快。

  孙千古凝神聚气,撼山残剑持于手中,剑气迸出,似乎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

  但萧金衍却看出,他已经是强弩之末。

  他并没出手,只是挥了挥衣袖。

  两柄黄金小剑,从袖中激射而出,如两条毒蛇,一左一右,悬于孙千古左右。

  “御剑之术!”孙千古震惊道,“你怎么可能会御剑之术?”

  萧金衍并未表态,只伸出三根手指。

  当日,从唐傲手中收走的十一柄黄金小剑,只剩下这两柄,这两柄小剑,也是他用得最得心应手的两柄,在萧金衍最落魄的时候,他也从未想过要用它们换钱。

  萧金衍还给它们起了名字,一柄叫招财,另一柄叫进宝。

  王半仙、李纯铁曾警告他,在未到通象之前,不能用御剑之法。一来此举过于冒险,容易被书剑山上的人察觉,二来他弦力不足,使用起来无法得心应手。

  然而太湖水岸以黄金小剑杀死孙无踪之后,他并未发现异常,所以在感悟出第二道弦力之后,他又暗中修行此剑术。今日见到孙千古也能御剑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孙千古追问道,“隐剑?”

  萧金衍叹了口气,道:“世人都这么说,我若说不是,怕你也不会相信,我若说是,你知道后,死地时候,心里会不会舒服一些?”

  孙千古连连后退。

  他心中再也没有斗意,三十六颗牙上下捉对打颤,心中如有十五只桶,七上八下。

  孙千古要活着离开这里。

  隐剑,独立于天道之外的修行法则,也是为至尊天道不容于世第一对手,如今现身世间。

  他要将这个消息,告诉书剑山,来换回重返修为的一线生机。

  才出去十余丈,孙千古心口一凉,低头再看,胸口之上,竟有两个寸许的血洞,他想出声,意识却逐渐离开,他觉得有些冷。

  踉跄走了几步。

  孙千古跪倒在地上,心念道:“沙坪峰上,少名当年种下的那一株桃花,应该开了吧?”

  这是他在世间最后一个念头。

  ……

  摩罗岛。

  王半仙望着隐阳城的方向,满是忧虑道,“这小子又不让人省心了,若是被书剑山的人察觉到踪迹,以你目前本领,怕是在劫难逃。”

  他迟疑片刻,又道,“也罢,既然帮你擦了一回屁股,在帮你一回,我欠你的钱,也算是一笔勾销了。”

  他站起身,将手中的幡儿晃了一晃。

  天地之间,南北之极,生出了无数条细线,横贯整个大陆,将萧金衍留在人间的那两道弦力混入其中,最

  终落到了摩罗岛上。

  整座天下,通象境以上的高手,都感应到了这种蕴含着无穷力量的变化,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隐约觉得天下要有大变化。

  盏茶过后。

  这种混乱才逐渐恢复宁静。

  王半仙将幡儿盖住手中的破碗,叹了口气,将目光放在不远处的海面之上,一名剑修破浪而来,转瞬来到他身前。

  剑修道,“我寻了你许久。”

  王半仙嘿嘿一笑,“还好来的是你,若换作别人,我怕是跑不掉了。”

  剑修道,“你是个贼。”

  王半仙挠了挠头,“这话说得,太没礼貌。当年,我可是请你喝过酒的,你放了我一次,不如再放我一次呗。”

  剑修道,“我放了你,怕是别人也不会饶你。”

  王半仙道:“二十年不见,你可曾想通了?”

  剑修摇摇头,“没有,但我觉得,陆玄机说得有可能是对的。”他望了一眼海上,有四个黑影,向这边疾驰而来。

  剑修道,“你走,我留。”

  王半仙已感应到来者不善,他道,“那我不客气了。”他将一壶酒扔了过去,“最后一壶了,省着点喝,我先行一步。”

  说罢,王半仙身形闪动,消失不见。

  剑修端着酒壶,仰面将酒缓缓倒入口中,最后一滴落下,四名同样衣衫的剑修之士,来到了他身边。

  “一九零零。”

  剑修道,“不,如今,我叫旺财。”

  “你违反天道法则第三条第四款,私自放走至尊天道下天字二号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侠萧金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三观犹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观犹在并收藏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