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龙抬头。

  从蜀中到隐阳,最近的路是取山径过雁回山,还能领略大雪山风光,若幸运的话,还可以看到南雁北归时,数万只大雁如千军万马过雁回的奇观。

  不过,赵拦江坚持从剑门出蜀。

  他要拜访一位老朋友。

  赵拦江的朋友并不多,萧金衍算一个,李倾城顶多算半个,还有一个就在剑门。

  剑门两旁峰峦倚天似剑,其状如门,故称剑门。

  此处是由汉中入蜀必经之处,易守难攻,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三人抵达剑门之时,已是正午,在城楼下一处茶馆落座。

  赵拦江要了茶水,又点了四菜一汤:蒸豆腐、炒豆腐、闷豆腐、臭豆腐以及豆腐汤。

  萧金衍道,“就算剑门豆腐名闻天下, 连点荤腥都不上,老赵你也太抠门了吧?”

  赵拦江却道,“当年在边军哨所,白天开荒屯田,到了晚上,能吃到一块豆腐,那已是人间美味了,你还要求那么多?”

  “你们不是斥候军嘛,怎得还要开荒?”

  赵拦江没好气道,“你以为戍边就是天天打仗嘛?一年下来,能打个五六场仗就算多了,剩下的日子,不开荒屯田,难道兄弟伙都喝西北风吗?”

  这话倒不假,大明朝边军实行军屯制,这些士兵, 战时为兵,休时垦田,若无大的战事,倒也能自足。

  一旦有重大军事行动,就要从内地向边境运送粮草。各省道都设有粮仓,由专门的军队经沿途驿站向运粮,蜀中、汉中则是战时第一批物资供应地。

  如今西境形势紧张,一路之上,他们已经遇到不少运粮的队伍,这些是保证军队供应的。

  隐阳城是边关贸易重地,却不是产粮重地,每年都有粮商从中原向隐阳贩粮,交易后又将西楚、北周的牛皮、羊皮以及西域珍珠、香料等运回中原,从而获取较大的利润。

  如今战事即开,隐阳城粮价飙升,虽说粮道之上并不太平,但富贵险中求,剑门之外,也聚集不少粮队,成群搭伙,雇了有经验的达官、常年跑西线的镖师,准备在开战之前赚上一票。

  茶馆中,有说书人正在讲当年蜀国大将姜伯约拒守剑门关,将十万魏军困于关外一筹莫展的故事,听得三人如痴如醉。

  萧金衍问二人道,“这剑门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若你是郑艾,要攻入蜀中,该如何来办?”

  李倾城出身世家,自幼熟读兵书,他道,“正面攻克剑门,几不可取,不过先攻破阆中,从地势较缓的东、西、南三路进攻,切断剑门与后方补给,剑门自然可破。”

  赵拦江在旁边冷笑,“纸上谈兵而已。”

  李倾城不服气,“那赵将军,你来说说,怎样破这剑门关?”

  赵拦江寻思片刻,道,“剑门关不可破,但守剑门关是人,是人就有弱点,破掉人,自然就能破关。”

  萧金衍不过随口一问,却没料到赵拦江会如此回答,也不禁产生了兴趣,“此话怎讲?”

  赵拦江道,“这个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贪慕钱、权、色,这种人好对付,只要满足他们的欲望,自然会靠到你这边;另一种人,恪守的是忠、孝、义,这种人更好对付。”

  萧金衍奇道,“这种人不都是宁死不屈嘛,你又用什么办法对付?”

  赵拦江微微一笑,道:“支撑这种人的行事准则,无外乎心中的信仰,只要动摇 他们的信仰,就击败了他们。你若向皇帝效忠,那便想办法让皇帝失去对你的信任,你若恪守孝道,那就让你成为不孝之人,至于义,想办法让朋友背叛你,做到这三点,什么剑门关、鬼门关,我都能破掉!”

  李倾城也道,“这不像是赵拦江的作风啊,我本以为你会说,给我一把刀,我从正面给你杀出一条血路来。”

  “刀道与兵道,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刀道讲究一往无前,兵道讲究正奇相依,两者终究又是殊途同归,最终的对手,还是人心。”

  萧金衍道,“一副好深奥的样子。”

  “不过,如果守关的人是你,我就不知道怎么对付了。”

  “为什么?”

  “咱们认识这么久,我也没有看透你,你所求的究竟是什么。”

  萧金衍呵呵一笑,“其实,如果我来守关,要攻破并不难,只要给我送十坛赤水酒,我就开城门投降了。哈哈!对了,你不是说你朋友听到你来了,必会倒履相迎嘛,怎得来了这么久,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赵拦江说我又没提前告诉他。

  “那他究竟是什么来路?”

  赵拦江道:“雷家庄少庄主,雷振宇。”

  萧金衍恍然,“一直听说雷家庄,却不知他们在剑门,听说他们的小物件挺有名的。”

  雷家庄并不是武林世家,但在江湖上名气却不小,他们擅长做机关、奇·淫巧技之类,在江湖上颇受欢迎。

  一些各大门门派、世家子弟,武功不够,装备来凑,许多行走江湖的必备套装,都产自雷家庄。尤其是雷家庄的人`皮面具,使用时间长,透气好不生疹,还能巨补水,甚至能控制微表情,在江湖上更是一绝。

  不过与生意遍及

  天下的御剑山庄相比,雷家庄的格局就显得有些小了。一来这些奇`淫巧技之物对武功进境帮助不大,受众群体不广,不像刀剑之流,几乎是习武之人的首选。二来则是这门手艺传男不传女,而且仅限于嫡系子孙,导致无法在江湖上规模化经营。三则是雷家庄庄主雷鸣,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做生意挑三拣四,全凭心情,甚至连王爷的面子也不给。当年汉王殿下写亲笔书信定制一张面具,雷大庄直接拒绝,表示必须汉王亲自面谈。要知道,大明朝对各路王爷管控极严,非受征招不得私自出藩,这一要求差点给雷家庄带来灭门之灾,后来在一位江湖前辈斡旋之下,才勉强平息,就算如此,雷庄主也未答应汉王的条件。

  吃完豆腐宴,三人向剑门关内城走去。大明建国之初,朝廷在剑门关设千户,由于战事较少,逐渐聚集成镇,在蜀道之上也算是较大的城镇。

  一路上,只见路上张灯结彩,拦住一名行路匆匆之人,“今日城内有什么喜事?”

  那人道,“今日是雷家庄少庄主雷振宇与于家堡的大小姐于佳雪成亲之日,城内有头有脸的人都纷纷前去祝贺,我正要去那边讨杯喜酒吃哩!”

  “哪个于家堡?”

  那人笑道,“当然是号称蜀中第一粮商的于家堡了!就连这里的千户也是这位于大小姐舅舅!”

  剑门于家在中原无人知晓,但在蜀中却是出了名的粮商,由于靠近天府之都,又有千户大人的裙带关系,这些年于家靠向西境运粮发了大财。三人来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几只运粮的车队,都是在于家集结,要么缴纳不菲的关税,要么直接折价卖给于家。

  赵拦江听说好朋友要成亲,心中也替他高兴,忍不住问,“这位于大小姐品行如何?”

  那人嘿嘿一笑,凑过来低声道,“这位于大小姐,可是剑门第一奇女子,这两年因她而死的男子,没有十个,也有半打了。”

  赵拦江恍然道,“原来还是一位多情美女。”

  “哈哈!”那人笑道,“那倒不是,于大小姐相貌奇丑无比,脾气也是一等一暴躁,她看中的男子,若不从他,要么自杀,要么被她打死,这位雷家少爷,正月十五赏花灯之时,不小心被于大小姐撞见,堵在了桥上,当时他被逼走投无路,跳入河中,谁料那于大小姐水性极好,把他救了上来,非要嫁给他不可,也算他们雷家倒霉了!”

  赵拦江问,“那雷庄主肯同意这门亲事?”

  “不同意又能如何?”那人道,“人家是剑门第一富商,亲舅舅又是剑门的千户总,手中有钱有权,你一个手艺人家,能跟人家斗?还不忍气吞声,乖乖就范。不说了,千户大人下了帖子,要是去迟了,我们就要吃靠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侠萧金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三观犹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观犹在并收藏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