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隐也。https://龙,阳也。《易经》有云,潜龙,勿用,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隐阳城,古称潜龙城,曾是天下三大龙兴之地中的一个。大明建国之初,潜龙城为了避嫌,改名为隐阳。经过数年岁月变迁,人们逐渐忘记了潜龙城,而接受了隐阳这个名字。

  潜龙城的来历,曾经有个传说。

  上古时期,有黑龙为祸人间,这只黑龙性格火烈,又擅喷火,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唯独有一爱好,喜饮酒。炎帝为降服它,想尽了办法,也不曾成功。

  有个李姓之人,出了个主意,以赤河之水,酿了千桶赤水酒,藏于地下,并设了阵法。黑龙途径此处,闻到酒香,食指大动,从古井中钻入地下,一口气将千桶酒喝尽,大醉。

  炎帝趁机发动阵法,将黑龙困于其中,并命人修建了城池,以城为阵,镇压这头恶龙,所以称之为潜龙城。后来,潜龙城酿出的赤水酒都带着苦涩之味,据说是黑龙流出的眼泪所致。

  这个故事,在隐阳城流传已久。“你若再哭,让底下的恶龙把你叼走”这句话,也成了隐阳大人止婴儿夜啼的良方。

  恶龙之城,只是个传说。

  但鬼樊楼之事,却是真实的存在。能够存在这么多年,就连历任城主也无可奈何,其实力着实不容小觑。

  赵拦江却不想这样退却,他望着青衣女子,虽以内力试探,却始终感觉不到内力波动,不过,看她有恃无恐的样子,又不敢轻举妄动。

  “想必阁下已知城外战事,有几个北周谍子隐匿于此,这些人在城内惹下无数祸端,请姑娘行个方便。”

  青衣女子浅浅一笑,移步向赵拦江这边走来。

  所到之处,众人纷纷散开,显然对这女子十分惧怕,她站在赵拦江面前,道,“赵城主的要求,并不过分。不过,樊楼有樊楼的规矩,我存在于此的目的,便是维护这里的规矩,恐怕要说声抱歉了。”

  赵拦江傲然道,“那这里的规矩,恐怕要改一改了。”

  青衣女子面露错愕之色,旋即又笑了,她淡淡道,“恐怕赵城主还没有弄清楚一件事。若没有了鬼樊楼,你以为你的金刀之意是凭空生出来的?没有了鬼樊楼,你以为你的金刀是村头铁匠锻造的?没有了金刀之意和这把金刀,你武功不过是通象境而已。李仙成正是因为没有看透这一点,才落得身消道陨这等下场,我们鬼樊楼与隐阳城,和平相处数百年,并不想无端开启战端。”

  赵拦江心中震惊,听这青衣女子口气,难道隐阳城这座大阵,与这座地下城有关?他一直以为,金刀之意,是李秋衣留在隐阳城的一份守护,难道自己错了?

  不过,赵拦江要杀血鸦心意已决,自然不会因为眼前这女子的几句话,就打消念头,于是道,“若我执意如此呢?”

  青衣女子道,“不如我们打个赌。今夜,你若能在我面前拔出你的金刀,这些人随便你处置。你在鬼樊楼做任何事,我们都不会阻拦。”

  “你说话可算话?”

  青衣女子道,“主人不在,这里我说了算。”

  (本章未完,请翻页)

  赵拦江豪气顿生,大声说了句“好。”只见他提聚真气,口中一声暴喝,一道金光闪过,那把金刀竟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金刀在手,身处隐阳城,赵拦江有金刀之意加持,只觉得斗志高昂,就算眼前再来十个李仙成,他也会轻而易举将之击杀。

  赵拦江刀横于胸前,“请姑娘赐教。”

  青衣女子向前踏出一步。

  赵拦江眼前一暗,周遭顿时失去了颜色,一道道无形压力,将之笼罩其中,他如陷入泥沼之中,浑身动弹不得。

  鬼樊楼四周陷入一片黑暗。黑暗的墙壁之上,似乎有一双黑洞洞的眼睛,在注视着他,目光冷酷、又带着怜悯、鄙夷之色。

  仿佛只要赵拦江一动,就会有一头怪物冲向他,将他吞噬,撕裂一般。

  他越发提聚真气,周遭那种压力越大,越发觉得危险。

  这是幻觉!

  赵拦江如此想到,可是这种感觉又如此真实。正如女子所说,隐阳城历任城主都不敢得罪他们,他们在这里必然有自保的手段。想到此,赵拦江将内力撤去。

  一切又恢复如初。

  “算了!”赵拦江有些气馁,道,“除非他们老死在这里,只要出了鬼樊楼,我有一千种办法折磨他们!”

  青衣女子道,“那倒不必,只要他们在这里花光银子,或者坏了我们的规矩,就算他们想赖在这里,我们也绝不会收留。”

  赵拦江在这里碰了钉子,准备要走,忽然记起一件事,“我这把刀好像有点问题,你帮我看一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侠萧金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三观犹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观犹在并收藏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