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此时在安哲面前,乔梁自然是不敢和邵冰雨调侃的,正经道:“邵部长,京城新闻媒体的记者到江州了没有?”

  邵冰雨道:“我刚才和叶部长联系了,说再有半小时下高速。”

  “他们的食宿怎么安排的?”

  “按照部里的安排,他们在江州市区活动期间,食宿都在江州宾馆,去县里住县委招待所。”

  “那好,今晚他们在江州宾馆吃饭的时候,安书记会过去看看他们。”

  “知道了,乔科长还有事吗?”

  “没有了。”

  邵冰雨随即挂了电话。

  然后乔梁告诉了安哲,安哲点点头,乔梁接着给卫小北打了电话,告诉他安哲今晚另有招待,由徐洪刚接待他们,但安哲会过去他们房间坐坐。

  卫小北听了,心里略微有些遗憾,但既然如此,也只能这样了。

  乔梁此时心里有些紧张,今晚这三桌招待都安排在江州宾馆,到时叶心仪要是见到卫小北,见到和卫小北一起的富婆董事长,不知会出现何种场景。

  尼玛,真巧啊,叶心仪从黄原到了江州,卫小北也从苏城来了江州,还都安排在一个宾馆吃饭,这难道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呸,狗屁天意。

  乔梁出了安哲办公室往外走,经过唐树森办公室的时候,他办公室的门开着。

  乔梁随意往里看了一眼,唐树森正坐在办公桌前抽烟,面无表情盯着门口方向。

  看唐树森面色阴沉眼神发直,乔梁冲他笑了下,忙过去。

  唐树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连眼皮都没动,似乎他根本就没看到乔梁。

  其实唐树森看到了乔梁,但他此时正心情压抑烦闷难当,压根懒得搭理乔梁。

  唐树森心情不好,是因为广电局上午竞标的事。

  本来唐树森的打算是,既然孔杰给脸不要脸,那就让唐超派混混把竞标会搅黄,让那些竞标的人不敢进会场,这样,自然这竞标就要流产,孔杰自然会很难堪。然后再通过楚恒打着工作的名义给孔杰施压,让孔杰接受之前竞标的结果。

  没想到,就在一切顺利的时候,唐树森突然接到了楚恒躲在卫生间打来的紧急电话,说安哲要去竞标现场观摩。

  这一下打乱了唐树森的阵脚,他显然知道安哲去观摩,如果发现那帮混混在闹事,意味着什么,于是紧急通知唐超,火速把人员撤离。

  如此,那竞标顺利进行,唐朝集团煮熟的鸭子飞了。

  想到如此一块大肥肉就这么丢了,唐树森此时心里很痛,痛到骨头里。

  下午,唐树森详细询问了楚恒安哲去的事情,楚恒说安哲去观摩似乎是临时起意,纯属偶然,并非有人刻意捣鼓。

  虽然楚恒如此说,但唐树森还是有些怀疑,毕竟这太巧了。

  其实唐树森最怀疑的还是乔梁,虽然楚恒说他查验过乔梁的手机,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但唐树森还是怀疑。

  虽然怀疑,但却又没有任何证据。

  这让唐树森在困惑的同时,又感到巨大的愤懑。

  唐树森的愤懑,一是因为安哲,二是因为孔杰。

  安哲不早不晚去观摩,坏了自己的事,实在叫人讨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沉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易克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克1并收藏都市沉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