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好。”李子安说。

  余美琳好奇地道:“你算到了什么?”

  李子安却闭上了眼睛。

  他有两个脑子,一个是普通的,一个是大惰随身炉主导的方士副脑,他现在要进入方士副脑,闭眼睛能让他减少环境的影响,更加专注,也就能更快的进入方士副脑。

  昆丽嘟囔了一句:“装神弄鬼。”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开口说道:“美琳,你在我的手中写了一个余字。”

  余美琳一脸奇怪的表情,讶然道:“我在你手心里胡乱写写画画,我都不知道画了些什么,怎么会是个余字?”

  李子安没有解释,接着说道:“我再说卦辞,亲情不比金钱贵,争权夺利反目仇,落井要避井上石,余字拆开二小人。”

  余美琳好奇地道:“什么意思?”

  李子安说道:“这卦辞好解,亲情不比金钱贵,争权夺利反目仇,为了拿回董事长的位置,你父亲是怎么对你的,你的那两个叔叔又是怎么对你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两句说的就是这些。后面的这两句,落井要避井上石,这说的是有人想要害你,你现在等于是落井了,你要小心有人落井下石。余字拆开二小人,你把余字拆开来写,不就是二小人吗。而且这卦辞说得非常清楚,你身边有两个小人,你摔倒的事,我相信是有人故意推你的。”

  余美琳有点懵的反应。

  她没想到李子安说得这么头头是道。

  “这公司里面几个姓余的?”李子安问。

  余美琳想了一下说道:“两个,一个是余家勇,一个是余慧,她是我的一个堂妹,很老实的一个人。”

  李子安说道:“我都不用查了,绝对是这两个人中的一个。”

  “你何以这么确定,他们为什么整我?”余美琳反问。

  李子安说道:“我只是卜卦解卦,具体是什么原因,得查查才知道。可我觉得无冤无仇下黑手,要么是你断了他们的财路,要么是有人背后指使。”

  “要我把那两个姓余的叫来当面对质吗?”昆丽说。

  李子安说道:“你还真是天真,那两人中有了做了坏事,你找人来当面对质,人家会承认吗?”

  昆丽轻哼了一声:“那就任凭你一张嘴,想说什么说什么?”

  李子安懒得跟她斗嘴,他接着说道:“我觉得监控或许并没有关,或者保卫科里有人知情,美琳你想办法把余家勇支开,我去查查,应该能查到点什么……”

  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李子安闭上了嘴巴。

  余美琳说道:“请进。”

  办公室的门打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三十多岁的年龄,身材有些发福,发际线往后退了不少。这人一进来,先是看了李子安一眼,然后才大大咧咧的往余美琳走去,眼神里并没有下属对上级的敬畏。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看懂别人的眼神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李子安在月牙村是被群嘲的对象,受尽了白眼,那样的环境里练就了看人眼神的本事,可大多数时候都不准。可自从继承了姬达的传承,大惰随身炉附

  身,他这看人眼神的本事就没有出错的时候了。

  也倒是的,都是能观星观相的人,看人眼神怎么可能出错。

  就这一眼的观察,李子安的心里就有了猜测:“这人不畏上,眼神中还带着一丝不屑,怕不就是那个余家勇了吧?”

  果然,就在他心中这样猜测的时候,余美琳出声说道:“余科长,你有什么事吗?”

  还真是余家勇。

  “美琳,我来看看你的伤,要不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余家勇说,很关切的样子。

  李子安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别的东西,他的眼神在闪烁,在观察。

  余美琳说道:“谢谢,不过我没事,如果我感到不适我会去医院检查。另外,在公司就以职务相称吧,不要在公司叫我名字。”

  余家勇咧嘴笑了一下:“我们是一家人,论辈分你得叫我一声勇哥……”

  余美琳打断了他的话:“离开公司你是我勇哥,但在这里,我是你余总,我不会再提醒你第二次。”

  余家勇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余美琳冷冰冰地道:“余科长你还有什么事吗?”

  余家勇哂笑了一声:“没事了,我就来看看你,余总。”

  他把“余总”两个字咬得很重,毫不掩饰心中的不满与不屑。

  “没事就下去吧。”余美琳说。

  余家勇转身离开。

  李子安凑到了余美琳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来的时候看见办公室里还有人织毛衣,你不开个会整顿一下风纪?”

  余美琳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也不知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赘婿出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李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闲鱼并收藏赘婿出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