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枝头,一棵棵树都披上了白纱,微风里轻轻摇曳。

  金瓜寨里灯火通明。

  本是两个家庭的聚餐,结果被余美琳搞成了矿上与金瓜寨的联谊会。

  杀猪宰羊,大锅炖肉,大火烤羊。

  寨子里的草田姑娘和小伙手拉着手,围着篝火唱歌跳舞。

  矿上过来的糙汉子们则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有点眼睛贼亮的瞅着某个草田姑娘,心里打着歪门邪道的主意。

  这些融汇成了一幅画,每个人儿都是画中的景。

  余美琳与喀乾打接龙聊着寨子里的寨民去铜矿务工的问题,你一言,我一语,谈得认真,余美琳还拿着一只小本子时不时的记录点什么。

  李子安插不上话,也不想去打搅,就坐在旁边看着那群唱歌跳舞的人。

  大山走了过来,两只手里各端着一碗米酒,一来就大大咧咧地道:“子安兄弟,我们喝一碗米酒。”

  李子安起身接过了一碗米酒,笑着说道:“你叫我兄弟,那我就叫你嫂子了。”

  “就冲你这一声嫂子,我先干了。”大山一仰脖子,咕噜咕噜就把一大碗米酒喝到了肚子里。

  草田的女人就是这么豪爽。

  李子安也端起酒碗硬着头皮往肚子里灌酒,草田的米酒是用糯米和酒糟酿制的,香香甜甜的,没有明显的酒味,可是一大碗下去却也有点上头。

  大山就近抓起一只酒坛又来斟酒。

  李子安说道:“嫂子,我平时不怎么喝酒,再喝就醉了,我要是醉了就走不回去了。”

  大山笑着说道:“那就在嫂子家住着,我们家有房间。”

  李子安瞅了一眼正与喀乾打接龙谈事的余美琳,然后就找到了挡箭牌:“嫂子,我要是喝醉了,我老婆就不让我上床了。”

  反正,余美琳就没让他上过她的床。

  大山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捂着嘴笑了笑:“行,那你慢慢喝,我就不灌你了,不然弟妹会怨我。”

  李子安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他以为大山会离开,哪知大山忽然凑到了他的耳边,用很小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子安兄弟,你的医术真的好厉害,你接龙哥出货了,跟牛犊子一样猛呢。”

  李子安:“……”

  大山压低了声音:“你可不许说出去。”

  李子安无语的看着大山。

  我吃饱了撑的跟人说这种事情。

  倒是你,你跟我说这些,你不觉得难为情么?

  “将来,我和你接龙哥要是有了孩子,你要给孩子当干爹,就这么说定了。”

  李子安笑着点了一下头:“行,我这个干爹当定了。”

  这时一个长腿草田妹子走了过来,一头闪闪发光的银饰,眼睛乌黑亮丽,身材也是前凸后翘十分惹火。她一来就冲李子安笑,一笑脸颊上就露出了两只迷人的酒窝。

  李子安不禁呆了一下,他真没想到草田族里还有这么水灵的姑娘,比那些所谓的明星好看多了。

  长腿草田妹子有些羞涩地道:“这位阿哥,我想跟你唱支山歌,我起头,你来接,好不好?”

  “我、我不会。”李子安有点紧张。

  长腿草田妹子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你不会也没有关系呀,我可以教你,随便唱。”

  李子安正想试试,余美琳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子安,你坐我身边来,我有话跟你说。”

  李子安对那草田妹子歉然一笑:“不好意思,我老婆叫我过去。”

  长腿草田妹子一脸失望的表情。

  大山

  说了一句:“人家有老婆的人了,找别人唱去。”

  长腿草田妹子嘟了一下嘴,转身走了。

  李子安坐到了余美琳的身边:“你要跟我说什么话?”

  “你吃饱了么?”

  “没呢,就这话?”

  “嗯,那你再吃点。”

  李子安:“……”

  篝火晚会散了,王成开车送李子安与余美琳回矿场。

  一路上余美琳都在跟王成聊改河道,开挖矿脉的事,李子安也插不上嘴,隔着车窗看窗外的风景。

  每个人擅长的东西不同,他能帮余美琳解决一些困难,但怎么开发铜矿,后期出矿后的运输和销售什么的,他是真不懂。

  回到矿场的房间里,屋里就只有李子安和余美琳两个人。

  两人都喝了一点米酒,脸上都红扑扑的。

  余美琳看着李子安的脸,月牙村吴彦祖这称号真不是随便得来的,那脸是真好看,也耐看。

  李子安也看着余美琳,他看脖子,那脖子雪白娇嫩,就像是天鹅的颈子,吹一口气都会融化。

  四目相对,空气中仿佛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

  李子安莫名有点紧张。

  当年她就是趁我喝醉了把我给睡了,难道今晚要悲剧重演?

  余美琳终于不敌李子安的眼神,避开了他的视线:“那个,我看接龙寨主敬了你不少酒,你平时不爱喝酒,恐怕有点醉了,你上床躺着吧。”

  果然!

  李子安觉得他已经洞悉了她的阴谋,可居然应了一声,然后真就脱了鞋子躺倒了床上。

  只是,这眼睛该不该闭上?

  “我已经给你定了明天回去的机票,这里没什么事了,你明天就回去吧。”余美琳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赘婿出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李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闲鱼并收藏赘婿出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