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锅大利凤手汤还没有煲好,林胜男就开始催了。

  “子安,好了没有啊?”

  李子安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下午带李小美在迪士尼乐园玩,回来晚了一点,现在已经是晚七点了,不过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马上就好了。”他回了一句,心头怅然。

  这种奶爸兼职家佣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好男儿志在四方啊!

  好男儿继续熬汤。

  “祖奶奶,我给你扎辫子。”李小美的声音。

  “哎哟,你个小不点。你会扎什么辫子,去去去,自个儿玩去。”林胜男的声音里有一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时间到了。

  大利凤手汤煲好了。

  李子安揭开盖子,用勺子勺了一勺汤,递到嘴边吹了吹,然后喝了一口。

  入口清爽可口,唇齿留香,甚至比那些大厨煲的汤还要好喝。更重要的是,这一口汤下去胃里便有一股暖意弥散开来,行走四肢百骸,舒服得很。

  李子安暗暗地道:“难道是我这几天焚香修炼有关,就像是武侠小说里面写的,我的功力增加了,所以我煲的汤比从前好喝了,这汤的疗效也增强了?”

  叮咚!叮咚……

  有人按门铃。

  李子安关了火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李小美撒腿往门口跑去,伸手开门,结果还是够不着门把。

  她显然高估了自己成长的速度。

  李子安走了过去,打开了门,却愣在了门口。

  按门铃的是余泰安,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穿旗袍的中年女士,约莫四十多岁的年龄,但保养得很好,身材也没有走样,给人一种风韵犹存的感觉。

  开门之前,李子安心里还在猜会不会是沐春桃过来蹭饭,压根儿就没有想到是余美琳的二叔余泰安。

  跟在余泰安身后的女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就她的衣着打扮,还有与余家豪有些挂相的脸庞,李子安还是很轻松的就猜到了她的身份,她是余泰安的妻子葛春兰。

  这两口子突然到访,是什么目的,他心里跟揣着一面明镜似的。

  余泰安皱起了眉头:“怎么,不让我进门吗?”

  李子安故意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请问二位是?”

  余泰安冷声说道:“我是你二叔,她是你二婶!”

  李子安笑着说:“原来是二叔和二婶啊,原谅我这个人脸盲,见过一次的面孔几乎记不住。”

  “我没工夫听你瞎扯,你给我让开!”余泰安一点都不客气,也根本就没把李子安这个赘婿放在眼里。

  李子安却站在门口没动。

  李小美皱起了小眉头,奶凶奶凶的:“这里是我家,你干嘛对我爸爸那么凶?”

  李子安将李小美抱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就连孩子都知道这里是我家,你来我家,你还这么不讲究,你谁啊?”

  葛春兰阴阳怪气地道:“一个从山里来的赘婿,你在我们面前摆什么架子,也不用面镜子照照自己配不配。”

  李子安伸手关门。

  余泰安伸手挡着不让李子安关门。

  “谁啊?”林胜男往这边走来。

  李子安让开了门:“是二叔和二婶。”

  他不想当着林胜男的面跟余泰安和葛春兰吵架,对方毕竟是余美琳的叔伯和婶婶,也算是他的长辈。虽然明知道对方怀着龌龊的目的而来,但当着林胜男的面,他这个做晚辈的还真不好赶人走。

  当然,林胜男没看见那就另当别论了。

  余泰安冷哼了

  一声,从李子安的身边走过。

  葛春兰跟着进了门,手里提着一只礼盒。

  林胜男感到有些意外:“泰安、春兰,你们怎么来了?”

  余泰安陪了一个笑脸:“妈,你看你说的,你是我妈,儿子来看望你,还需要什么原因吗?”

  葛春兰来到了林胜男的身边,双手捧着礼盒递到了林胜男的面前:“妈,这是泰国的皇家燕窝,皇室才有的吃,我是托那边的关系才买到的,给您老补补身子。”

  林胜男瞄了一眼印着泰文的礼盒,不冷不热地道:“当年这玩意我也吃了不少,但没什么用。”

  她也不伸手接,葛春兰哈着腰,双手捧着那礼盒,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有些尴尬。

  林胜男淡淡地道:“子安,把东西收了吧。”

  李子安走了过去从葛春兰的手中拿走了那只礼盒。

  林胜男说吃了没用,可这皇家燕窝放他这里却是一味好材料,好几个煲汤的秘方都需要用上燕窝。他从网上买的太次,假的多,真的少,往后正好用上。

  李子安将燕窝拿到客厅里的茶几上放下,然后将李小美抱到了餐桌前,放在了她常坐的椅子上。

  “祖奶奶,吃饭啦。”李小美叫了一声。

  “来了。”林胜男应了一声,又对余泰安和葛春兰说了一句,“你们还没吃吧,一起吃,子安煲的汤那是真的好喝,特补人。”

  葛春兰嘀咕了一句:“一个山里人能煲出什么好汤来?”

  “你说什么?”林胜男没有听清楚。

  葛春兰跟着改了口:“妈,我看你也别吃晚饭了,去我们家吃吧,我让人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还特意为你炖了十全大补汤,那汤才是真的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赘婿出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李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闲鱼并收藏赘婿出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