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长夜看了年轻小女生一眼,深静笔直视线落在陆时凤身上:“又换了?”

  “什么叫又换了?”陆时凤桃花眼斜斜一挑,**公子哥形象,“现在就喜欢这个。”

  傅长夜眸色变深,淡漠看陆时凤,没有说话。

  陆时凤被他冷邃视线看得有些不自在:“看什么呢,赶紧坐下,酒都给你点好了,刚才苏墨可说了,要和你吹瓶。”

  他心里的人是谁,长夜心里跟明镜一样,说的谎话再怎么想真话,也不过是自欺欺人。

  “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他吹瓶了。”苏墨湛蓝如爱琴海的海水,微微眯着,像是处于休眠状态的慵懒野兽,“如果是陆你来,我倒是愿意。偿”

  “别,再喝我就不行了。”

  傅长夜收回视线。

  挺拔身躯坐在沙发,沙发微微下陷,男人两条大长腿慵懒交叠,拿过桌上的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傅长夜很少这样喝酒。

  陆时凤瞧见,估摸着他大概心里有事,凑上去问:“大黑,后院的事,还没解决?”

  邬域东坐一边,手指编辑短信飞快,给当事人说明天要开庭的事宜。

  一心二用,他清冷问:“什么事?”

  陆时凤拍了拍傅长夜的肩,调笑道:“大黑之前不是被顾导包养了嘛,前段时间爆出和向菲订婚,顾导恼了呗。这会儿估计没安抚好。”

  邬域东推了推金丝框眼镜,这种事情他没有兴趣。

  “讲真的,大黑。这都过多久了,你和向菲的那个订婚不是已经澄清了吗?顾导没原谅你?”

  傅长夜喝了一口酒,没说话。

  陆时凤不知道这中间有顾老爷子的事,说:“这顾导也真是难搞,我这有搞定女人的办法,你要不要听?”

  em总裁风流成性,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对着女人没准还真有自己的一套。

  傅长夜漫不经心地摇晃着手里的高脚玻璃杯:“什么办法??

  “简单啊。”陆时凤韵致桃花眼眼尾邪肆一挑,贱样贱样地说:“女人吗,生气了就往上一按,滚个床单,搞舒服了,保管什么气都没有了。”

  邬域东面无表情:“违背女方意愿强行发生性.关系,这是强女干。”

  苏墨白皙的手指摸了摸,湛蓝眼膜一抹饶有兴味。

  “去去去。域东,我这是在给大黑提供办法。”

  陆时凤不甚在意的对邬域东摆摆手,顿了顿,他看向傅长夜,否决自己的办法:

  “不过这个方法可能还真不适合用在顾导身上,顾导那么烈的小野猫,大黑要是真想强来,按着顾导那性子,不得在你那地儿来一下啊。”

  傅长夜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条件反射小大黑似乎隐隐作痛的感觉。

  他冷冷看着陆时凤,眼神锐利剜在陆时凤身上。

  “……哈哈,哈哈,大黑,你这么看我干吗?……”

  陆时凤对上傅长夜冷邃的湛黑眼眸,干巴巴地笑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地问:“顾导……已经踹过了?”

  包厢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商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笔龙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龙胆并收藏商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