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卿儿朝韩峰一笑:“这是家五星级酒店,在关内也是数一数二的了。这家酒店,是深市这里层次最高的官员和富豪经常出没的地方。什么酒这里没有?这应该是茅台吧?”韩峰却认真地道:“茅台也分三流九等,就像富人也有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之分,而我手中的这几瓶茅台,就是茅台中的亿万富翁。”陆卿儿朝他斜了一眼:“你可真会说。”陆卿儿并不把韩峰的话当真,就走了进去。

  深市特区在建区之初,就被分为了关内和关外。关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经济特区,是指“二线关”内。“二线关”是指经济特区界,包括了罗、福、南、盐四区。从关外到关内,还要“入关”。关内和关外真正的区别,在于政策的不同。政策的不同,直接导致的就是总体规划不同、资金倾斜不同、优惠政策不同,可以说,关内是用政策和资金砸出来的。走在关内,就如走在一个发达国家的大城市中。但是,当你来到关外时候,会觉得那不过是一个四线城市的街头,脏乱差的现象也比较突出。

  陆卿儿和陆可儿父母下榻的宾馆,当然在关内,是一家名叫“威斯丁”的外资酒店。韩峰进入酒店的时候留意了一下,这里住一晚要上千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上千,是一笔不小的钱。韩峰感觉,这才是高端服务业。外国人在国内,要么不赚,要赚就是赚这种高端的钱,这就是产业上的差别。

  墨镜男将他们带到了包厢门外,说:“请进。”说着就退了开去,自己到楼下去了。韩峰正要推门进去,他的胳膊却被陆卿儿抓住了。陆卿儿纤纤细手,抓住韩峰手臂上拱起的肌肉,让韩峰产生一种别样的感觉。陆卿儿似乎也感觉到了,脸上微红,松开了韩峰的手臂,对他说:“韩峰,我要你有两个心理准备。”韩峰看着陆卿儿透亮的双眸:“你说哈。”陆卿儿:“第一,我爸妈肯定对你不会特别客气。”韩峰点了点头,他知道陆卿儿父母是大家族的人,有点架子也不足为奇,就点了点头。陆卿儿又说:“第二,等会,若是我父母要我回江中,你要帮我说说话,我不想回去,而是继续做互联网。”韩峰有些为难了,帮她说句话?说什么好呢?韩峰也没有注意,但是一想,陆卿儿恐怕也没有主意,才会请自己帮忙。尽管并无头绪,韩峰还是点头道:“我知道了。”

  两人推门而入,这是一个宽敞的大包厢。桌子不大,但是杯箸却是极为精致,这个包厢可贵之处还在于居高面海,可以看到天际白色的浪花在涌动翻腾。韩峰在包厢中,最先看到了陆可儿,在她身边是一对中年夫妇。男人长得颇为粗犷,与细皮嫩肉的典型宁州男人颇为不同;女人是一身质地高雅的米色套裙,脖子之中一款白金项链也很是典雅。这毫无疑问就是陆卿儿和陆可儿的父母了。

  陆可儿一见到他们进去,就笑着迎了上来:“姐,韩峰,你们来啦?”韩峰朝陆可儿一笑,今天的陆可儿身穿一件花式短袖衬衣和一件牛仔裙,一对双腿美到了极致。韩峰不敢多看,他转而看向了她们的父母,客气地称呼了一声:“伯父、伯母。”客气归客气,韩峰是有心理准备受到这对夫妇冷遇的。

  然而,出乎韩峰意料之外的是,这对夫妇并没有冷面以对,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微笑来,中年男人还主动向韩峰伸出了手来:“我叫陆仲清,是卿儿和可儿的父亲,这是我的老婆,陈美媛,是卿儿和可儿的母亲。”韩峰握了握陆仲清的手,向着陈美媛点了点头。陈美媛脸上也挂着笑,打量了一下韩峰,然后说:“韩峰,你请坐吧。”

  边上是沙发和茶几。但是,陆仲清却说:“既然人都已经到齐了,我们干脆就上桌吧,吃过饭再喝茶。”陈美媛夫唱妇随地道:“也好,我们都坐上去吧。韩峰,请上坐。”陆卿儿就朝陆可儿看了一眼,她心中有些纳闷,今天父母对韩峰竟然如此客气?据她一直以来的印象,自己的父亲一直是陆家的掌舵人,不能说眼高于顶,但也是架子十足,若是在以前恐怕对韩峰会冷眼相对。但是,今天却对韩峰这么客气,简直有些反常啊。陆可儿也朝陆卿儿眨巴了下眼睛,意思中也是不理解,看来今天父母的表现也超出了陆可儿的意料之外。

  韩峰谦虚地想要坐在末位上,毕竟今天是他们的家庭聚餐,又不让他买单,他无疑就是来蹭饭的,所以坐在末位上也说得过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商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笔龙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龙胆并收藏商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