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账!”傅老爷子气得脸色发白,怒喝一声,“他怎么敢,怎么敢这么对我说话……”

  傅老爷子气得狠了,呼吸粗重急促。

  聂素蓉赶紧又上去给他顺气:“老爷,您别气,别生气,医生让您别太动怒,别气,别气啊……”

  宋医生见状,赶紧拿了个吸氧器,手疾眼快地戴在傅老爷子的口鼻上撄。

  傅老爷子狠狠吸了几口氧,一口憋起来的气才缓和下来。

  但,刚才那一股脾气过去,傅老爷子却仿佛一下子就颓然了下来,喃喃道:“老大翅膀硬了,也敢和我叫板了!”

  ———**———

  小公寓偿。

  翌日天刚蒙蒙亮,熹微的阳光透过没有拉严实的窗帘缝,一小道金色的光浅浅洒进来。

  确定两个人关系的一整晚。

  顾小金主心里有点儿小激动,晚上要睡觉的时候,明明是像之前一样,两个人都躺在一张床上。

  可,这次旁边有人,她却怎么也睡不着,她才不承认是因为她今天失眠是因为和老男人两人的关系升华了的原因。

  后半夜好不容易熬不住了,上下眼皮直打架,睡着了,现在却又早早地醒了。

  顾随意伸出小手,拿了一下床边柜上的手机,点亮屏幕,看了一眼时间。

  六点出头。

  这个时间点对她来说,实在太早,她微微打了个小哈欠,还想在继续睡觉。

  脑海有些迷迷糊糊,她没有睡着,只觉得身上有些重,小手在被窝里胡乱摸了两下。

  摸到男人精壮有力的手臂,搭着她的腰。

  她在动,男人好像一下子有了点反应,搁在她纤细腰上的手臂紧了紧,再没有其他动作。

  顾随意于是有些清醒了,侧首着小脑袋,去看傅长夜。

  傅长夜因为手搂着她的腰,是面对着顾随意的,顾随意这么一扭头,两个人在床上,就是一个面对面的姿态。

  顾随意眨了两下眼睛,杏眸眸光带着点儿兴致,打量还在睡梦中老男人的俊脸。

  两个人住在一起,睡一张床,顾小金主一直都像只小懒猪,比傅长夜早睡,比傅长夜晚醒,以至于这么长一段时间,顾小金主都还没有瞧见过睡觉时的老男人是怎么一个模样。

  傅长夜闭着眼睛,温热呼吸均匀绵长,每一次的呼吸,有淡淡的烟草味,混合在他本身独有的成熟味道,喷洒顾随意的小脸儿上,像是会撩人一般。

  顾随意小脸有些红了,她微微睁大眼睛,在这不甚明亮的光线下,去看老男人。

  能看到的,是他性感冷峻的五官线条,两道浓黑的眉峰,鼻梁高挺,矜薄的唇在睡梦中也是抿着,可能是因为他没有睁开眼睛看她,顾随意觉得这样的老男人,好像没有平时面对着她时的温柔。

  更多的是一种冷漠疏离,还有,这个年纪男人应该有的成熟内敛的沉稳气质,仿佛带着浑然天成的贵气,带着勾引人心的致命吸引力。

  她家的小情儿。

  就算年纪大了,也比其他中年大叔帅!

  这个时候,偷看不会被发现,顾小金主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老男人的人,偷看得光明正大。

  她又稍微凑近了几分,更加近地看傅长夜,两个人枕着两个枕头,她的小脑袋都快靠到傅长夜的枕头上去了。

  近距离地看,老男人的眼睫毛特别地长,一根一根舒朗分明,很有质感的样子,好像,可以摸一摸。

  顾随意抿了抿小嘴儿,腾出一只小手,小心翼翼地伸出去,像小孩子见到有趣的玩具,轻轻拨弄傅长夜的长长睫毛。

  一个男人有这么长的眼睫毛,要干嘛?

  她这一拨弄,还上瘾了,老男人似乎微微皱了一下英挺的眉峰。

  顾随意以为他要醒了,赶紧缩回小手,等了几秒钟,却发现老男人根本没醒,还是那样沉沉入睡的俊美模样。

  于是她胆子又肥了起来,再次伸出小手,拨弄一下,缩回,看一看老男人醒了没有,再拨弄一下,再飞快缩回……

  大清早,就拨弄傅长夜的眼睫这件事儿,她玩得不亦乐乎。

  大概再第七次还是第八次顾随意的小白手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商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笔龙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龙胆并收藏商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