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时凤桃花眼邪魅狭长,长指端着酒杯。

  悬空半空着,在等傅长夜接过。

  傅长夜看了一眼,修长的手指,伸到陆时凤面前,接过酒杯。

  高脚玻璃杯递到薄唇边,把杯里琥珀色的红酒一饮而尽。

  陆时凤见傅长夜喝了,也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邬域东站在牌桌边上,神情清清冷冷看着这一幕偿。

  苏墨皱了皱眉,白皙俊美五官意兴阑珊的模样,觉得无趣:

  “什么啊,这样就没了?”

  他还以为大黑和时凤,这下会彻底撕破脸啊。

  真撕破脸,那不是有趣得多了。

  喝过酒,事情处理完。

  傅长夜说有事要先回去。

  要是以前,陆时凤一定会打趣说一句:“大黑,又回去陪顾导?你这是成了气管炎。”

  但这次,陆时凤面前空了的玻璃杯,什么都没有说,淡淡一个“嗯。”

  算是回答。

  *

  从“凤时”会所回到小公寓。

  已经是晚上快十点的时间。

  傅长夜车子停下公寓楼下,透过车窗户,看着他和顾随意现在在住的那间小公寓。

  望过去,一片漆黑。

  像是没开灯。

  傅长夜薄唇一勾,笑了笑。

  小混蛋是真的睡了没给他留门?

  以往这个时候,家里的灯,还是亮着的。

  去地下停车场挺好车,傅长夜回到小公寓。

  掏出钥匙,开门。

  门倒是能打开,没有像小金主说的,晚归,就把他关外面。

  玄关处,一盏小灯亮着,散发着橘黄色的暖光。

  暖光照射在傅长夜一向冷峻的五官面容上。

  这一刻,竟意外的柔和,有种灿阳般温暖的感觉。

  小金主,嘴硬别扭,说晚归要给把他关门外。

  还是贴心给他留着一盏灯。

  *

  顾随意早早就睡了。pbtxt

  本来晚上洗过澡,打算熬着夜等傅老男人,看看他能多晚才回来。

  然后等他回来,好好跟他说一说。

  如何当好一个合格的男朋友,怎么能在第一天就晚归呢?

  但是大冬天的,人挪上床,盖着被子很暖和,没有一会儿,她的眼皮上架打架,睡着了。

  冬天温暖的被窝,睡觉很舒服。

  这个点,顾随意已经睡得很熟了。

  傅长夜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卧室里没有开灯。

  只有点点银白月光从没有拉紧的窗帘缝隙流泻进来。

  朦朦胧胧给顾随意的小脸儿蒙上一层淡淡的银白清辉。

  顾随意的睡相一直都不是太好,现在裹着棉被,浑身上下蜷缩在被窝里,把自己裹得像条毛毛虫。

  傅长夜第一天来小公寓,躺上这张床的时候就发现了。

  小金主,好像不是很喜欢自己一个人睡觉,或者,心底是在怕什么。

  不过一段时间下来,好像,好了很多。

  傅长夜修长身躯站在床边,湛黑眸底微微有变化,看着顾随意……

  *

  顾随意正在做梦。

  梦里是她入睡前一直想的。

  她梦到老男人晚归,然后她就摆出气势,冷着小脸儿,对着老男人气势很足的教训。

  老男人被她好一通训,脸上露出羞愧的表情,连连保证:

  小金主,我以后再也不会晚归了。

  一定到时间点了就乖乖回家。

  给小金主买蛋糕,做好吃,家务活儿也都他包了……

  在梦里,顾小金主得意非常,见着老男人认真反省的样子。

  她的小表情又更加高傲,忍着身上的酸痛不适感,脸儿红红,非常严肃又认真地补了最重要一句: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对我……”

  不许对我做坏事。

  这话儿还没说出口,顾随意就错愕地看到老男人刚才还在万分惭愧的反省。

  忽然化身大灰狼,朝她扑了过来……

  顾随意被吓了一跳,长长睫毛受惊地颤了颤,迷迷糊糊睁开眼……

  睡眼朦胧中,她看到的是硬朗冷峻的深刻五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商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笔龙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龙胆并收藏商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