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式的厨房,其实并不像是电视里那样的,那么的干净整洁。

  因为西式也有大量的油炸,有许多食材需要加工处理,所以一样是充满了烟火气息。

  只不过他们大部分都是用不锈钢来铺垫,然后各种调味料又不像华国那么的多,所以看起来会稍微好一些。

  沈欢来到厨房,这里还是忙忙碌碌的,起码有五六个厨师在忙着制作菜肴。

  各人分工有所不同,有的专门负责煎炸,有的专门负责烹煮,有的专门负责烘烤,还有的专门负责冷盘。

  走进来的途中,沈欢就想好了要做什么菜。

  “给我准备两块鸡匈脯肉,一盘生花生,一盘干红辣椒、两根葱、调料都给我放过来。”沈欢用英语熟练的对跟着的帮厨道。

  弗兰克鲁迪一听就懂,“你是要做宫保鸡丁吗?”

  “对!”

  “正好,我也很擅长做这道菜。”弗兰克鲁迪道,“要不我们就各做一道试一试,分量多一些,看看谁的更受欢迎?”

  “好!”

  沈欢的回答简洁明了。

  这倒让弗兰克鲁迪脸上神色和缓了一些。

  人们都喜欢这样的干净利落的爽快人,如果是拖拖拉拉的,就显得有些腻乎。

  厨房里本来就有这些最寻常的材料,宫保鸡丁哪怕是在许多米其林的西餐厅里面,同样也是有这道菜的,比如这家就有。

  说起宫保鸡丁在国外的受欢迎程度,那真是华国人无法想象的。

  就像是华国人无法想象,怎么“仰望星空”这样的一道奇葩菜,居然会成为英国人的国菜一样。

  宫保鸡丁来源于鲁菜的酱爆鸡丁,这是当年丁宫保从鲁东巡抚调任蜀川总督时,从鲁东带过来的。

  不过两者之间还是有不小的差别。

  丁宫保到了蜀川,根据蜀川的饮食特点,又加入了辣椒,增香提味,所以就变成了我们耳熟能详的宫保鸡丁。

  事实上,如今北方,包括是江南一带的宫保鸡丁,还就是原版的鲁菜的酱爆鸡丁,并不是西南一代,包括了两湖所传承的那种宫保鸡丁。

  在国外宫保鸡丁已经不是一道菜,而是一个菜系,分别是米国版宫保鸡丁、法国版宫保鸡丁、英国版宫保鸡丁……

  粤菜佛跳墙、卤菜葱烧海参等等名菜,都忿忿不平,却又无可奈何。

  举几个例子来说吧。

  前几年华京那边的外国x馆联合举行了一场才艺大赛,由使节和他们的夫人来做菜比拼,结果所有人都只做一道菜。

  那就是宫保鸡丁。

  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宫保鸡丁就是华国第一名菜,也是他们国家最熟知的一道华国菜。

  更著名的是这一世还没有发生、另一个世界的今年9月发生的事情。

  梵蒂冈的那一位,来到米国访问时,指名道姓要吃唐人街的“老李记”宫保鸡丁。

  因为在20年前,他还是主教的时候,来米国交流,就被华人教父带到了“老李记”吃了一堆华国菜,其中他记得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宫保鸡丁,念念不忘的也是这道菜。x :/

  本来米国人说了,把厨师白色房子来做,结果那一位直接就顶了一句“你要不要把老李记的招牌挂你们白色房子门口?”

  没办法,只能护送他悄悄的唐人街的去吃了这一道“宫保鸡丁”,那一位吃了后大为满足,觉得这20年的思念没有白费。

  回到眼前来。

  因为材料很快就备好了,所以沈欢和弗兰克鲁迪便开始了各自的料理。

  两人的方式方法,当然是不一样的,但速度却是差不多。

  十多分钟后,两道看起来细节有些迥异的宫保鸡丁,便摆在了灶台背后的不锈钢案板上。

  一盘里面只有鸡丁、油炸花生、辣椒节和葱段。

  另一盘除了上述的这些,还加入了切成了颗粒的青椒、胡萝卜和黄瓜。

  看起来第一盘简洁点,而第二盘却更能挑动人们的味蕾。

  因为分量很多,所以弗兰克鲁迪指挥着帮厨们,把两盘宫保鸡丁各自分成了六小盘。

  而六这个数字,正好是外面的客人桌数。

  帮厨们很快就把宫保鸡丁端了出去,当然这就算作是餐厅赠送的菜品。

  外面很快就响起了一阵轻呼,还有一连串的“谢谢”。

  外国人或许吃不惯很多华国菜,但宫保鸡丁却一定是绝大部分外国人都可以吃的,而且是喜欢吃的。

  而且这道菜在国外卖得特别的贵,比一般的华国菜都要贵,哪怕是它的用料并没有什么特别,在国外甚至鸡肉比过国内要便宜一些。

  傻大粗的外国人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最好的肯定是要贵一些的。

  沈欢脱下了厨师服,跟刚才打下手的一位帮厨说了声谢谢,便回到了自己的桌上。

  还没有坐下,他就看到雷小德他们如同饿了三天三夜的样子,直接用勺子把宫保鸡丁拼命的往自己碗里塞。

  倒不是他们学会了外国人的分餐,而是用筷子太慢了。

  用筷子去一颗一颗的夹鸡丁、夹炸花生米,这可是非常考验自己耐心的。

  年轻人恰好最缺少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什么都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只为原作者俊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俊秀才并收藏我什么都懂最新章节